当前位置:首页 > 修真武侠 > 问道红尘

1105.第1092章 这十年

    第1092章 这十年

    秦弈从拒绝承认门灵,开始享受门灵误会。

    流苏前所未有的认怂赔笑,被他揪着弄了好几天,真叫一个扬眉吐气。

    当个门灵挺好……不用去辩解是不是了。

    但没几天流苏就忍够了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山洞里传来床榻了的声音,烟雾四溢。

    女人们探头去看,就看见流苏摁着秦弈骂咧咧:“让你几天,还没完了,管你是不是门灵,老实点先摆个大字?”

    秦弈趴在地上抽搐,门灵福利没持续几天就烟消云散,一切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“完事了吗?”一只小蛇悄悄探头:“看在哥哥教训你的份上我们才懒得管,你既然不认,麻烦把山洞让让,我要和哥哥双修了,我就差一点点祖圣……”

    流苏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一条小蛇被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蛇在半空中变成少女,气势汹汹地再度闯回了山洞。

    山洞中一片鸡飞狗跳,又慢慢归于平息。

    烟雾之中狼狈败逃出来的是流苏……

    山洞居然被小蛇占了。

    瑶光躲在远处门柱后面,小心翼翼地问孟轻影:“别告诉我流苏打不过这条蛇?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是那蛇开始没羞没臊,流苏不想和人一起罢了,辣眼睛。”孟轻影很是内行地解说:“目前为止,大家还没怎么乱来,一对对的都有缘由,就像我和明河……”

    瑶光吃吃道:“你……你和明河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又怎么?看那货平日里一副眼神平静冥河水的模样,实际上在床上只会两眼失神泛滥水,那才有趣呢。”

    仿佛为了佐证她的说法,程程悠悠然地进了洞,好像当别人不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也没人跟她争,毕竟里面那是夜翎。

    瑶光:“……敢情你们还真是一对对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暂时没听说流苏和谁一起过……她还有点矜持,或者觉得别人不配?”孟轻影一边说着,目光就上下看瑶光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瑶光遍体生寒,抱着门柱又躲远了几分。

    可怜原先门柱在山巅中央的,最近越挪越边儿,现在都到山崖边上去了,再退都要下去了……

    堂堂前天帝,根本无需交战,自然败退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秦弈那边并不是在荒淫无度,流苏会让路出来也是因为——那真是为了修行。

    夜翎说得没错,它就快祖圣了,近处是众妙之门,山下是妖族地脉,不趁此时机好好双修突破,还等什么?

    同样处于突破边缘的人还不少。

    如孟轻影自己,也就差一些能到无相圆满,然后回幽冥去融回躯体,太清基本可以定了。

    刚刚被接来,还有点不太融入气氛的羽裳和安安,也是即将突破祖圣的边缘。

    曦月明河师徒也在迈向无相圆满的途中……至于太清,曦月可能没有明河的条件好,有可能被徒弟超车。

    但那不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几乎所有人都有可能在这十年内得到关键性的突破进展。

    有十年,时间变得较为宽裕,没必要急躁,只要正常修行,好好双修就可以了。和他双修是比较好的和合提升之途,门灵嘛……也不必无度,大家轮流嘛。

    多惬意。

    那边居云岫居然都在山边搭了个亭子,弹起琴来了,悠悠然的,一个小姑娘站在旁边泡茶。

    压根没人理瑶光了,气氛进入了某种玄妙的“正轨”里,闲适,恬淡,且规律。

    这特么真的算正轨么?瑶光望天。

    瑶光忽然觉得自己这合作有点亏……她已经太清了,只是要继续恢复而已,却送了对方一大群人质变的机会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,随着居云岫占了地方搭屋,别人有样学样,都各自圈了个地方作为日常修行处。山顶格局变成了一家子的家宅六院,她瑶光身处其中好像也成了其中一院似的,感觉上别扭得不行。

    没几天,连唯一日常会来陪她说话的凤凤也不理她了,山洞中隐约传来了凤凤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瑶光面无表情地屏蔽了五感。

    真是煎熬的十年。

    瑶光觉得煎熬,秦弈其实也爽不起来。

    一开始是很爽的,简直天上人间。

    但这种日子持续十年的话……那不是煎熬谁是?

    秦弈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突破太清的,糊里糊涂的,反正觉得自己都麻了的时候,莫名其妙就突破了……

    这便是道家至境,无为而为么?

    还是放空一切,别无所求?

    不知道……

    反正流苏也认为他太清不是问题,自然而然就可以了……因为之前他走的回头路,其实就是一种太清途,早在小城画画的时候,就是满满的太清意了。

    果然很自然而然。

    但流苏也不敢说这种……连自己什么时候太清都搞不清楚的人,是不是古往今来绝无仅有?大概是吧。

    到了第八年左右,该突破的都突破了。

    秦弈终于也没继续双修下去,跟逃难一样到了居云岫那边画画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和居云岫这种弹琴画画的修行才是秦弈最爱的方式,不知道别人信不信,反正流苏是信的。

    那应该是秦弈最喜欢的生活本意。所谓双修和那些啥的,只该是生活的调剂,而不是没完没了成为主体。

    流苏轻轻叹了口气,应该以后也不会这样了……希望这次决战,就是终局。

    转头看去,瑶光躲在悬崖边的两根门柱中间,身上隐隐闪烁着强大的能量溢散之气,太清中期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却也在看那边的秦弈与居云岫。

    彩蝶飘飘,琴笛缭绕,清音直上云霄。

    那云舒云卷,千载如旧,高山流水,万古悠悠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们那时候没有的东西。”瑶光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流苏平静回答:“有人在河边敲树皮鼓,有人在石壁上记耕牧。我在编织冠上流苏,而你在画星图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一样的么?”

    “一样的。没有什么远古近古。”流苏道:“我的战争,从古至今,都是为了看见这样的画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在写什么?”

    “擎天玉册下半部,无需你留,不用我教,他自己可以推演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回顾所有功法?他知道几个?”

    流苏不答,只是淡淡道:“瑶光,洗干净脖子,等我们杀了九婴,下一个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那就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瑶光慢慢消失,空气中留下时光氤氲,如点点萤火,绕于崖边两根立柱残垣,晶莹且梦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鬼门关前。

    法天象地的巨人秦弈,双手分别掐着九婴的两个头,犹如荒古沼泽之中,巨人博兽。

    十年生息,不过弹指。

    没有必要多回忆。

    再多的突破,再多的筹谋,最终还是要化作最终的战局,若是弄不死九婴,这偷了十年又有什么可得意?

    星河闪闪,冥河如匹练而起,碧落黄泉、锁链缭绕,乾坤道则遍布四方,锁住了九婴的身躯,无处遁形。

    长空凤呖,凤凰之火落于九霄,覆盖了蛇躯,染红了幽冥。

    极度华丽的视觉效果中,流苏长发飘飘,手持贪狼,电射向九婴九头的分叉点,所过之处次元崩裂,看似正在凝聚的幽冥又有再度崩毁的前兆。

    其他三太清都是为了限制,杀手锏还是流苏……一棒之威,位面之碎。

    九婴都快麻木了。

    这人皇流苏,根本不是什么太清三层。

    是和他一模一样的,六层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