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905.第4905章 大结局3(9000字)

    第4905章 大结局3(9000字)

    白安安没有理他,直接走进电梯。

    秦轩侧身站着,半响,才开口:“安安,让我和文家谈谈,嗯?”

    她睨他一眼:‘你是在求情?’

    秦轩轻叹一声:“不是,总是我不对,如果你不喜欢的话,我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看着他,看了一会儿,没有再说别的了。

    秦轩的声音微哑:“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他甚至等不及到家,轻轻地抱住她。

    白安安挣扎:“秦轩你放开我,没有你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今天如果不是她机灵的话,她的脸大概就没有了,他现在还要和文家谈谈,谈什么,谈把文琪送走,然后她就不告她吗?

    白安安看着秦轩,冷笑:‘我告诉你,你想都不要想。’

    秦轩被推开了,他靠在电梯壁那儿,轻轻地笑了笑,“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性格。”

    婚姻的那几年,她怕是忍他也是忍得辛苦。

    白安安冷冷的,半响才低语: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秦轩没有再提那件事情了,到了家里白安安坐在沙发上处理事情,他看看她,敲一下茶几:“白安安,你手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和你没有关系。”她轻声说,继续把手里的事情做完。

    秦轩拿她没有办法,替她倒了一杯水过来,“我去做饭。”

    她挺意外的,大少爷贵公子竟然会做饭,她坐在他高级公寓里,猜测着他带过几个小女朋友过来住过,大概是猜出她想什么,秦轩淡声说:“一个也没有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耸了下肩,没有说什么,只是把电视打开看……

    秦轩极少下厨,但是做的菜不难吃,两人静静地吃完收拾了。

    白安安想去休息,秦轩阻止了她,“我们谈谈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,声音低低的:“谈什么?”

    秦轩的声音哑了:“以后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还想说什么,他却是淡声说:“我和文琪没有到那种地步,小丫头不懂事儿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又轻声说:“安安,如果是以前我绝不会心软,但是现在……放过她一次吧,她坐牢对你也没有一点好处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挣开他,走到落地窗前站着,静静地看着夜色:“秦轩,你要和我说的就是这些吗?如果我不呢?你要为了她请个顶尖的律师,和我做对?”

    秦轩摇头:“不会。但是我会内疚。”

    他过去,从背后轻轻按着她的肩:“我对你内疚,我可以补偿,但是如果她为了我的事情坐了十年牢,我不愿意去补偿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的眼睛有些红了,“所以秦轩你就让我去为你受这个委屈?”

    ‘我很抱歉。’他把下巴搁在她的肩上,声音轻轻的:“安安,放过她一次,就当是为了我!”

    白安安看着远处,轻声说:“你的条件是不是要求文家看着她从此不许再回国?秦轩,你是怕文家报复才这样决定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他沉吟着开口:“她不会一辈子在牢里,文家还有其他人,安安,你不是一个人,我们还有两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他轻轻地搂着她:“是我不好,让你置身于危险之中,但是我更怕这样强势的法子,会让文家狗急跳墙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没有出声,肩膀有些颤抖,他抱着她说了很多对不起。

    其实是他的错,是他那天不好,否则文琪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白安安平缓了情绪,伸手推开他:“秦轩,我可以放过她,条件也是她永远不能出现在国内,不过,我还有一个条件就是你离我远一点,滚得越远越好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就去了客房。

    剩下秦轩一个人坐在沙发背上,一直在抽烟。

    他明白,这样的决定对于白安安来说是有多委屈和不公,她本来就是一个律师,她还是受害者……可是他却是作出这样的决定说服她。

    秦轩坐了半夜,抽了两包烟。

    中途白安安出来喝水,看见他也当没有看见……

    秦轩苦笑,这一次她大概是恨透他了。

    白安安只在这里住了一晚就离开了,离开时秦轩人在书房里接电话她就这样走了,说也没有说一声,等秦轩知道以后就知道她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三天后,秦轩带着文琪和文家父母向白安安道歉,白安安才从律师事务所里出来,看着他们,淡笑了一下:“不用道歉,把小秦总看好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文家父母有些不自在,文母赔着笑:“白律师,其实文琪和秦轩只是普通男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有些粗暴地打断:“他们普通不普通我不知道,但是他们都加害了我,按理说是一起去蹲号子的,不用道歉,以后离我远一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文琪蹲了几天当真是吓死了,过来小声说:“白律师,我知道我说什么你也不信,可是秦轩他真的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看看秦轩,嘴角有一丝冷笑,顿了一下才说:“是么?那委屈你了,下次要泼什么记得对准渣男,我也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就上了车,吱地一声开走。

    文家父母脸上无光,但是对方能放过女儿就已经很庆幸了,又数落了几句,文琪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姑娘,就哭起来。

    秦轩心烦,淡声道别。

    文琪叫住他,轻声问:“秦轩,你其实一直在等她是不是?”

    秦轩愣了一下,许久,才淡笑:“但是她已经不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她叫他渣男,想想他确实是挺渣的。

    秦轩开车离开,追上白安安,白安安一边开车一边用蓝牙听电话,不知道和谁说了什么,轻轻地笑了笑,不经意地时候看见了并行的秦轩,顿时脸就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轩却是微笑:“一起晚餐?”

    白安安手搁在车窗上,“我约了小鲜肉。”

    秦轩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白安安一踩油门把车开走。

    他们就这样地僵了下来,日子不好不坏,反正白安安没有再理他。

    倒是程爷和红姐好像和好了,本来是鸡飞狗跳的,因为程爷总是教程佑粗话,红姐就不许他来,但是他还是教,最后小佑佑竟然跟着说粗话了……他一开口,红姐就惊呆了。

    程爷就说是他的功劳,谁也不能抢走,天天教,小佑佑天天学,后来红姐就干脆把程爷收了,程爷有老婆了,收敛了很多,人也斯文了起来,装模作样的。

    有时看见秦轩一个人,他还讥笑几句,把小秦公子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地就过了那么半年,秦轩身边没有人,一颗心都放在白安安那里,秦家的人都看得出来,挺同情他的。

    当时离婚时那个干脆啊,现在巴着人家,人家不甩他。听说白安安现在身边转着不少年轻好看的男孩子,还有钱,生活过得挺愉快的。

    秦家大宅,秦轩穿着一套白色休闲装,无聊地翻着杂志,秦意欢在另一侧,笑笑:“怎么不去见秦时秦月?”

    秦轩淡淡地笑了一下:“他们去外公外婆家里了。”

    秦意欢闷笑:“那你可以找白安安啊。”

    秦轩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意欢过去,手放在他的手上,“怎么了哥?”

    秦轩看着外面,淡声说:“她在生我的气,后来加上文琪那事情,大概是很看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秦意欢了解地点头:“这也是,如果我是女人我也会生气的,即使你的选择是挺不错,但还是错了,因为她当时是因为你才被文琪伤害的,幸好没有事,万一出事安安这辈子就……”

    秦轩侧头:“我不想我和她以后,会背负另一个人的一生,所以我宁可放过文琪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下,“如果我不想和安安在一起,文琪在牢里这辈子都出不来。”

    意欢就啧啧啧几声:“你狠给我有什么用,在安安面前现在就像是一条小狼狗一样。听说她总甩你耳光,是不是?我还听说你半夜给她买药了,是你强迫的吧,我看着她的态度是十分瞧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秦轩气愤了:“意欢你不要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秦意欢才不怕他,啧啧啧几声:“我只是说出了实话而已。”

    秦轩冷着声音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意欢叫他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轩侧头:“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秦意欢过去,微微一笑:“哥,其实安安以前很爱你,你耐心点儿,伤透了的心是需要慢慢弥补的。”

    秦轩声音哑了:“你怎么知道她爱我?”

    意欢抱了抱他:“因为安安姐不是一个退而求其次的人,她不会将就的,他愿意和你结婚就是真的爱你,我以前以为你知道的,也以为你很爱她很了解她,可是你那么轻易就放手,挺可惜的,这一次别再放手了。女人的心经不起再一次的伤害的。”

    秦轩声音更为沙哑了:“是么?”

    意欢嗯了一声,“女人总归多了解女人的!哥,她是个好女人,过去是你辜负了她,以后别再端着你贵公子的身分了,追不到女人的,你看夜想南以前那么不等见苏沐,现在不也是真香么?”

    秦轩笑笑,总是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坐进车里,忍不住拨了个电话给白安安:“在哪呢?”

    白安安一如以前一样公事公办,“在我爸妈家,你想见秦时秦月吗?”

    秦轩嗯了一声:“我爸妈想见见他们,我现在去接你们?”

    白安安和秦墨何欢向来关系还不错,再说孩子们总是需要长辈的疼爱的,于是同意了,“好。”

    秦轩不是空手去的,买了些礼物给白雪莉和夜慕林,到了夜家提过去。

    大家长夜慕林淡淡地说:“来就来了,不用带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秦轩微笑:‘一点小心意。’

    他轮流地抱抱孩子们,秦时和他蛮亲热的,秦月又和他闹别扭了,缩在白雪莉身边不肯出来。

    白安安抱了秦月上车,秦时跟上,秦轩这才能和夜家大家长说几句私话。

    夜慕林自然是看得出秦轩的心思,淡声说:“你和安安试过一次,失败了,其实也不需要再勉强了,家里也给安安介绍了几个不错的人选,秦轩你条件挺好的,就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安安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秦轩心中一片发寒,忍着才轻声问:“她说的?”

    夜慕林仍是淡淡的:“她要是有意,早就和你在一起了,这么久了是不是?再说,上一次你做的确实不对,安安虽然不说是娇生惯养,也是我和雪莉的掌上明珠,没有这样子来糟蹋的。”

    秦轩低声地说抱歉。

    夜慕林又说:“我们再是反对,还要看安安的意思,所以你不必讨好我们。”

    这是很不客气的话了,秦轩也默默地承受了,上车时心情不大好,但是看向白安安时还是淡笑着:“去买些食材吧,今晚在院子里烧烤,孩子们最喜欢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东西,家里的下人都准备好了,不过他还是带着孩子们去买了些他们喜欢吃的,放了后面满满一后备箱。

    到了秦家,几个孩子玩得十分开心,意欢找了白安安一直聊一些女人喜欢的事情,她和白安安关系算不错,也是一个奇迹了……

    夜晚,院子里凉了,孩子们加了衣服。

    白安安坐在躺椅上,轻轻地烤着鸡翅,才烤好想吃就被人夺走了。

    她抬眼,看见秦轩坐在她身边,正在吃她烤的鸡翅,她默默地看了半天,才低语:“无聊。”

    秦轩很快就吃掉一只,接过她手里的东西替她烤,然后就轻声说:“你爸说你在相亲。”

    她唔了一声,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秦轩又凑近了些:“找到合适的了吗?”

    白安安挪了挪:“和你好像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关系?”他笑笑:‘我总得看看是不是比我强一些,不然你多亏?’

    她有些受不了他这样不要脸,冷哼一声:“那你呢,我也没有见着你找多好的。”

    和她分开后,秦轩找的女朋友好像都是一挂的,清纯可爱乖巧听话,他阴暗的心思旁人不知道,她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,就是好控制,只能他甩了人家,绝不会是小姑娘甩他。

    白安安有些恶毒地说:“秦轩,你是有多不自信啊?”

    秦轩一挑眉:“我自信不自信,你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他又沉着声音:“不要把我想得那么花心,虽然我不能说这几年守身如玉,但是也真的没有乱来。”

    主要是他挑吧。

    前妻又是这样的天仙美女,少有女人能让他心动,找个女朋友也就是有时间时想到一起吃个饭,不那么寂寞罢了,所以他才觉得让文琪去坐十年牢,确实是他的错。

    白安安不出声了,静静地看着火光。

    秦轩声音低低的,“安安,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?”

    白安安半躺着:“我没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上上下下地打量他:‘小秦公子也就这样吧。’

    对于拥有了他最好时光的她来说,大餐也是吃过的,也不那么怀念,再说离过婚的女人没有那样冲动了——

    好看的男人一大把,比他体贴听话的也是一大把,钱财她自己有,所以,她凭什么选择他?

    白安安是个务实的人,走出围城时她就很明白了,至于那个晚上她更是没有压力,三十五岁的女人人,哪里还在乎这个?

    秦轩眯着眼,盯着她。

    白安安微笑:“秦轩,我只是倦了,不是说对不起,不是说你回头我就得回头的。”

    秦轩静静地看着她,“那好,我可以等下去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秦意欢听见了,忍着笑。

    那是白安安还没有找到人,要是找到了,秦轩不得发疯,还能这样好风度,她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白安安没有说什么,仍是静静地看着火光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年,她相亲了两三次,也和其中的一两个吃过饭喝过咖啡,后来,就没有后来了……

    这天下了班,和红姐逛了一下街,红姐的心情很好,因为佑佑最近又会了很多的词。

    白安安一边走一边问:“那你怎么和程筝还不结婚的?拖了这么些年了,我看着他对你倒是一心一意,以前的毛病全没有了,那么一个威风的男人在你面前像是一只大猫一样。”

    红姐看她一眼,然后就笑笑:“还说我呢,你自己呢,不也是一样?和秦轩拖了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浅笑:‘我们和你们可不一样,没有住一起,只因为孩子偶尔见面,我没有那个想法。’

    红姐拍拍她的手:‘可是秦轩有那个想法,你家里他家里大概都是这样想的吧?大家都知道的,你们又不避忌地见面,你说你没有想法?’

    白安安轻声开口:‘那能怎么样?再也不见了?秦时秦月还是很喜欢他的。我又不能变出一个爹出来。’

    红姐有些八卦地问:‘他有没有再占你便宜了?’

    白安安责备地看着红姐一眼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红姐就笑。

    白安安幽幽地说:“其实他没有那样的想法,偶尔……也不错,我不想和他结婚,所以还是不沾为好。”

    红姐才想说话,却是见到后面的一个人,顿时就闭嘴了。

    目光示意白安安,白安安没有接收到,声音轻轻的,“看他的样子—”

    ‘我的样子怎么了?’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白安安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秦轩穿着西装笔挺的,身后还跟着几个助理,明显都听见了,表情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白安安侧头:“没有说你,小秦总不要自作多情了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她看了半响,才轻声说:“我还有事,回头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,带着一群人若无其事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红姐笑得开心极了,白安安埋怨:‘你不提醒我。’

    “我提醒了啊,是你没有注意。”红姐说着,忍不住地赞叹:“秦轩长得真不错啊,主要还年轻,我看着比夜家的夜想南还要俊上一两分。难怪你还是挺怀念的,这简直就是不可取代啊。你看看老程那个糙老爷们,要是干出秦轩那种事情来,你不得把他送牢里蹲一辈子啊?”

    白安安算是看出来红姐故意调侃了,冷哼一声:“程筝这种事没有少干吧,现在不也好好的?”

    红姐就笑,笑得涩涩的,半响才说:“安安,去喝杯酒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和程筝在一起了,可是心里的伤还在,她想白安安也是吧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当真地就去喝酒了,还挑了B市最好的酒吧,包了场子,留下了几个长得很好看又年轻的男孩子……

    这个消息很快就被小毛报告给程爷了,“程爷,大嫂在喝酒。”

    程爷大手一挥:“你大嫂那性格,喝点儿小酒不算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小毛咽了一下口水:“大嫂和白律师还留下来好几年不错的男孩子。”

    程爷立即就拍着桌子起来,“什么?立即出发!”

    小毛上前顺毛:“程爷,使不得啊。您想想,大嫂只想开心开心,您管这么多,大嫂会不开心的,不开心又把您关大门外了。”

    小毛说着,就巴巴地看着自家老大。

    程爷摸了摸下巴,点点头: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小毛:“这样,你牢牢地盯着,万一哪个不长眼地对你大嫂动手动脚,就剁了他的爪子。”

    小毛咽一下口水:“万一是大嫂对人家动手动脚呢?”

    程爷一下子就炸毛了:“你大嫂只对我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小毛摸摸鼻子:‘好吧,我看着。’

    程爷来来回回地走了几步,才说:“算了,你大嫂要是动手动脚的,就让她动一动吧,不要太过分就行了,太过分了就把那几个小白脸扔出去。听见没有,扔出去。”

    小毛心中闷笑,很快就出去办事了。

    程爷一个人巴嗒巴嗒地抽着雪茄,一会儿又想起了一件大事儿,立即就兴冲冲地打了电话给小秦总——

    你老婆去喝酒啦。

    你老婆还留了好看的年轻男孩子。

    你老婆动手又动脚啦!

    秦轩那边在开会,听了揉着额头,突突地疼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淡声说:“明天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起身下楼开车去了酒吧。

    那边,程爷得意地摸摸头,点了一支雪茄,谁以后还敢说我不聪明,我连借刀杀人都学会了。

    那边,秦轩赶到酒吧时,红姐和白安安喝得有些多了,两个有钱的富婆玩得当然很开心,动手又动脚的事情也没有少干。

    秦轩心里有些酸,走过去:“安安,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靠在椅背上,笑:“秦轩?”

    他压下火气:“还好,还认得我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歪着头,低低地笑,“你多少钱一个钟?”

    他过来,伸手抱起她,对一旁的红姐说:“我带她走了。”

    这里是程爷的地盘,红姐就是睡死过去,这些人也不敢动一根汗毛的,所以他挺放心。

    白安安顺手就搂着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秦轩一边走一边问:‘你是不是故意喝醉的?’

    她摇头,挺快活地说不是,一会儿又说刚才哪个小哥的手真滑真嫩,他简直是听不下去了:“白安安!”

    她眨了下眼睛:“秦轩,我是35岁的失婚有钱女人,我给自己找点儿乐子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一时间,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她失婚,是他造成的。

    他声音沙哑:“你要是想找乐子,可以找我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搂着他的脖子,很慢地说:‘秦轩,你33 岁了,皮肤没有弹性了,又老了。’

    她的头埋在他的脖子里吱吱地笑:“小哥哥们都叫我小姐姐,秦轩你也这样叫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她是真的醉了。

    伸手惩罚地拍了她一下,声音哑透了:“白安安!”

    她醉了,搂着他的脖子不肯下来,还动手动脚的。

    秦轩把她抵在车门上,危险地问:“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好看的小哥哥。”她趴在他的肩上闷笑,长发散开,一直散到腰间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秦轩有些醉了……

    他撩开她的发丝,声音沙沙哑哑的:“白安安,你说你想要找的人,现在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她摇头,一会儿又搂他的脖子:“你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秦轩气得不行,俊脸别到一旁去。

    她还是笑,靠在他的肩上,声音轻轻的:“去你家还是我家?”

    秦轩要疯掉了:“白安安!!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娇得像滴了蜜一样,“我不想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他的嗓音低哑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白安安轻声说:“我不想在家里等秦轩……去你家里好不好?”

    秦轩心里一痛,细细地抚着她的脸蛋——

    她还记恨着他,是不是?

    所以,她不原谅他,不愿意和他在一起,他有女朋友她也不在乎了,可是她内心又像是住着一个小姑娘一样,恨着他讨厌着他。

    秦轩忽然想开了,轻声开口:“我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小心地把她放在车上,又绕过去坐好系安全带,顺手打了个电话给她家里的阿姨,这才开车回自己的公寓。

    白安安喝多了,酒品也不太好,秦轩忙了半天才终于把她哄睡着了,也难得没有趁人之危……

    天亮时,她醒了,努力地睁开眼看着四周的一切。

    是秦轩的房子。

    伸手成摸,从枕边摸到了自己的手机,一看,有好几个未接电话,其中就有自己父母的。

    夜慕林淡声问她是不是和秦轩在一起,她有些懵了,半天才说:“我喝多了,不记得了,应该是吧!”

    说完,看看身上,是秦轩的黑衬衫。

    白安安又躺了回去,软软地和爸爸撒娇:“我一会儿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夜慕林挂了电话,她又躺着平息一下,仔细地想着昨晚她有没有失态。

    秦轩出现在门口,声音挺淡的:“昨晚喝多了,起来吃点早餐吧,不然胃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抓了抓及腰的黑发,秦轩的眸子盯着,好半天才沙哑地低语:“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哦了一声就起来了,下一秒,秦轩立即转身。

    她真的不知道她穿着男人的衬衫,又拥有一头及腰长发,这是多大的考验。

    白安安去洗了把脸,随意挑了一件他的裤子穿上,找了条细皮带扎起来,她不太拘束,反正是当过夫妻的,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她不化妆,又是这样简单的样子,却是比平时更动人。

    秦轩很想抱她,但也只敢想想,吃早餐时她忍不住问:“我昨天在那里消费了多少?”

    秦轩看她一眼:“三十多万吧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哦了一声:“那边挺贵的,唱个歌就是一万块,好坑。”

    秦轩忍不住说:“就唱了歌?”

    白安安一脸的不解:“我花我的钱,和你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秦轩耐心地说:“别忘了你的身份,还有你弟弟现在的位置,注意影响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小口喝着粥,一会儿又轻声说:“那是程爷的地盘,没有人看见的,下次把意欢也带上。”

    秦轩敲了一下桌子:“白安安,你就这么需要男人陪吗?”

    她眨了下眼:“我单身啊,有错吗?”

    他气得不理她了,把早餐吃了就去了书房,白安安头还有些晕,她这副鬼样子也不想回去给秦时秦月看见,于是就在他家里看电视。

    秦轩把公事处理完,走出来,一见她还在,意外之余忍不住说:“不是需要年轻的小哥哥陪的吗,你在我这个老菜皮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白安安哦了一声,把电视关掉,慢慢起身回了客房,一会儿拿了包出来就要走。

    秦轩拦住她:‘白安安。’

    白安安踢了他一下:“秦轩你还真的以为你能管我?”

    说完,就又要走。

    他急了,从后面一手勾住她的腰,“白安安,你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挣扎,挣扎不开。

    他的面孔凑过来,声音冷冷的:“你就是吃准我喜欢你,吃定了我放不下才敢这样对我的是不是?你要是正经地找个比我好的,我也不管你,但是你什么不字,学着去喝酒还找人陪着……”

    他冷,白安安声音比他更冷:“秦轩,这些不是你过去喜欢的生活吗,怎么现在还双标起来,再说我们现在没有关系,你不需要管我。”

    她踩了他一脚,就要走,可是她的眼角已经悄悄地红了。

    秦轩从后面抱住她,哑声说:“你可真会折磨我的。”

    把她抱了回去放在沙发上,白安安的脸色不好。

    他仰着头看她,语气缓和下来:“不能喝就不要喝,存心让自己不好过,也让别人不好过是不是?”

    这样一说,竟然把那事儿就生生地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白安安低头看他,眼底还是有着一片红。

    秦轩代代地开口:“我知道你心里不好过,但是安安,虽糟蹋自己。不要为了我而改变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她很好,真的很好,是他不配。

    意欢说得对,是他辜负了她。

    她那样好的女人和他结婚,他还是辜负了她,忽略了她的心情。

    白安安扭过头:“秦轩,你不需要这样说,昨晚就是真实的我。”

    她轻声说:“我35岁了,不是清纯的小姑娘,发生了什么我自己能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他愣住了。

    白安安笑了一下:‘是吧,你根本不了解女人更不了解我,我没有感情束缚,你以为我会为你守身如玉吗,不会,就像是那会儿我和你有什么,如果以后我有了男朋友,我也不会觉得对不起他,因为我没有背判过。’

    秦轩的心里血滴滴的,他以为这半年来,她总是心软了些。

    到头来,她是真的……不介意找个年轻好看的陪一陪。

    他哑声开口:“如果你想找,为什么不考虑我?”

    白安安震惊,才想说什么,他已经低了头,声音有些痛:“安安,别这样折磨我。”

    他还是没有对她怎么样,是不舍得。

    他抱着她,声音很痛: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如果你找不到那个人,我一直在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有些木然地听着,有种不真实感。

    许久,她才哑声说:“秦轩,一次就耗尽了我全部了。我真的很难很难再喜欢你,再放下过去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他抱着她,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他的怀里有些温热,她想抗拒,但是又抗拒不了……

    秦轩亲了她的额头一下,“我去做饭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出声,但也没有动。

    他去做了饭和她一起吃,下午她睡午觉,他工作……

    晚上,她要走,他就送她回家,又陪了秦时和秦月,同时又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规矩地在她身边一待就是两年,啥也不敢想,就是陪着。

    她和红姐喝小酒时,就主动过去背她回家,一次也不敢乱来……

    后来,红姐和程爷结婚了,婚礼上程爷个大老爷们哭得上气不接上气地,说要一辈子对媳妇儿好,就差没有跪下了,白安安静静地看着,觉得挺烟火气息的。

    婚宴结束,秦轩过来接她。

    此时,白安安已经37岁,秦轩35岁了,距离上一次她喝醉过去了两年。

    白安安从酒店走出去,就见着秦轩站在一部黑色房车前,看见她出来,他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给她披上:“还行吗?”

    白安安顺着他的动作上车,嗯了一声:“程筝哭得挺惨的,好多人拍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上车,她把手机拿给他看。

    秦轩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,一会儿捉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白安安一挑眉:‘怎么了?’

    秦轩静静地看着她,“安安,这两年你找到那个人了吗?”

    白安安微微笑了一下: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把手机拿开,捧着她的脸:“那你要不要再考虑我一下?”

    她不出声,只是回望着他。

    秦轩把她头发散开,叹息:“安安,今天是我生日,我35岁了。”

    白安安很轻地问他:‘那你找到那个人了吗?’

    他微笑: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从她身上大衣的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盒子,“白律师,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(完)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