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522】番外篇(终)

    “很抱歉,你们觉得不可能的,偏已成为事实!”

    男人不紧不慢的声音,带着掷地有声的自信和平静。

    可是听在其他两人的耳里,就有些备受打击了,这当中尤为皇甫天佑反应剧烈。

    “事实?本宫可不认为这是事实,如果是事实,那为什么她一副姑娘家的装扮,而非已婚妇人?这位兄台,你莫不是在做梦吧?”

    经他这么一说,祝无双立即就想起来灵鸢昔日的装扮,他捂着胸口,略有些难堪的站起身,与皇甫天佑同时朝卫玠看了过去,等待他的解释。

    然,卫玠怎么可能将他们的感情过往公诸于众?

    “该说的本王已说,信不信随你们,不过,手下败将们,你们确定,能打得过本王?”

    经此一战,对手是个什么实力,卫玠再清楚不过,虽然他只高出他们一级别,可也足够碾压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一级别可是有十个等级,每个等级的修炼都要耗费无数精力,如今就算他们联起手来,也是对他奈何不得的。

    果然,他的话音刚落,对面的两个人便齐刷刷的变了脸色,原本他们还震惊于此人和他们同等级的状态,可是这交了手才知道对面这个男人的实力,明显在他们之上,他这一出手就将他的花斑虎虐的只剩下一口气,祝无双只是触碰到结界,就被弹成内伤,如此实力,只怕他们两个联起手来都未必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们看不出来他的实力界限在哪里,更加看不出他的等级到底有多高,越是这样,他们越是没底,真要硬碰硬,他的花斑虎说不定还会被这个男人弄的星魂俱灭,到了那个时候,他刚刚有所突破的等级,有可能会因为花斑虎的灭亡都实力大降。

    为了一个女人,或许折腾掉自己多年修炼的成果,皇甫天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放弃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的虎,我这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卫玠挑了挑眉,显然没想到他竟然就这么的放弃了,痛快而决绝,当即毫不犹豫的讽刺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对鸢儿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忠诚。”

    “他放弃了,那你呢?”

    不去理会皇甫天佑瞬间铁青的脸色,卫玠转而看向祝无双,在他看来,面前的两个人都是一丘之貉,倒没想到祝无双反而若有所思的看着他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放弃,不过,在此之前,你可否告诉我们,灵鸢的来历吗?”

    他们不是没有调查过她,但都被人强行阻止,以至于到现在,他们都不知道这丫头的真是来历,他们只觉她神秘莫测,尤其医毒实力简直深不可测,虽然长得没有那么惊.艳,但绝对是实力型的气质女人,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同时吸引到他们两个关注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“或者,你可以告诉我,你来自哪里?”

    卫玠只要稍稍动动脑子,就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,龙燚之所以这么放心他的两个女儿外出历练,又怎么可能什么准备都不做?

    八大陆表面看起来自成一体,谁也不干涉谁,可随着玄武学的盛行,越来越多的高手都会选择外出历练,自然而然的也就衍生出许多情报组织,能够查的出来的都不足为据,怕的就是那些怎么查都查不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一点,不止是龙燚,就连墨银也做的很好,他们的女儿和妹妹,被这种神秘莫测的背景恰到好处的保护了起来,这两个人,表面上是对灵鸢有兴趣,可谁知道这种兴趣里有没有夹杂背景方面的好奇?

    如今灵鸢面前站了一个他,前路被堵死,那么后路总要了解个一二分吧?

    没想到卫玠随手就将花斑虎甩给了皇甫天佑,目光淡淡的扫过二人的脸。

    “早晚有一天,我会用实力告诉你们,我们是谁,现在,很抱歉,想知道?自己去查!”

    话落,便头也不回的进了山洞,留下祝无双和皇甫天佑一脸憋屈的怒视着他的背影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,卫玠的声音突然自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走的时候,顺便将门口的那个人给带走,”

    不等卫玠把话说完,皇甫天佑就将刚刚吃瘪的尴尬发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我们又不是你的仆人!”

    卫玠冷笑一声,“此人是灵鸢拼命救下的人,你们确定不要承这个情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两人同时一愣,继而转头去看被雨水浇灌的狼狈不堪的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这不看不打紧,一看之下,吓了一跳,“竟然是莫无言,我竟然将这货给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祝无双后知后觉的拍了自己的脑门儿,而后对着卫玠道:“这人我认识,我带他离开就是。”

    卫玠不紧不慢的声音穿透雨幕传过来:“如此,就谢谢了!”

    认识最好,不认识的话他还不知道要如何向灵鸢交代呢!

    接着,卫玠便再无声音传出,反倒是一旁的皇甫天佑有些吃味儿的看着祝无双。

    “哼,你倒是反应快,给自己带了这么个麻烦回去。”

    祝无双冷撇了他一眼,径直弯腰将身负重伤的莫无言给背了起来,没好气的冷哼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他,你能这么快知道灵姑娘的消息?再怎么说,也是他的消息将咱们吸引了过来,总不能过河拆桥吧?不过,这厮的灵力不低啊,怎么将自己弄的这么狼狈?”

    皇甫天佑实在是不甘心,没想到他们大老远的过来,竟然被一个无名氏劫了胡,怎么想怎么憋屈的慌,可是现在他的情况摆在这里,花斑虎身负重伤,没有个两三年的未必恢复的过来,如果它真的死了,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血岂不是白费了?

    灵鸢,那个让人看不透,甚至近而不得的女人,到底是个什么来头?

    还有,为了救这个莫无言,豁出自己半条命,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两个人的脑门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,看来这件事,只能等莫无言醒来之后再问清楚了。

    虽然在卫玠那边讨不了好,可灵鸢这个女人太过神秘,让他们立即就放弃,那是不可能的,明着不能近身,这私下里的调查跟踪,总是拦不住的吧?

    雨势越来越大,闲杂人等都退下之后,卫玠这边才总算腾出空来放心大胆的休息了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因为晋升雷劈不同部位受伤严重,尤其是内伤,在墨族和路上的调养根本是不够的,加之刚刚又和那两个人交手,人在的时候全凭一口气在死撑,如今人走了,将结界布置好之后,他便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,看了眼自我疗肤的灵鸢一眼,卫玠实在撑不住闭眼昏迷了。

    雨淅淅沥沥的下着,冲去了酷暑带来的闷热感,一天,两天,整整八天过去。

    山洞中直挺挺躺着的两个人,终于有了些细微的变化。

    灵鸢因为这期间身体忽冷忽热的进行自我疗肤,致使她脸上的人皮面具不知在何时悄然脱去,露出那张让人一看就移不开眼的绝色容颜。

    经过八天的自我修复,她的外伤已经尽数结痂脱落,露出粉红色的肌肤,看起来修复的很是不错,只是目前还处在昏迷中,想必是因为内伤还没完全的疗复过来。

    至于卫玠,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来,不过脸色较之八天之前,明显红润了许多,想来丹田的自我修复还是相当成功的。

    哦,对了,丹田的自我修复也是进入灵之境之后才产生的特殊异能,达不到这个级别,哪怕你受再重的伤,就这样放任不管,只会越拖越严重,不像现在这样,任其自我修复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昏迷了整整八天的卫玠终于从混沌中清醒过来,躺在地上的他一睁眼就看到了满是藤蔓的山洞,下一秒,整个人便从地上弹跳起来,一扭头,就看到了灵鸢那张让他魂牵梦绕的脸。

    “鸢儿,”卫玠激动的跑过去,跪在她面前,轻轻的捧起她的手腕,进行把脉,在确定她的情况较之八天前有了明显的变化后,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再低头将她的头轻轻的抬起,放在了自己的腿上,然后像呵护稀世珍宝一般的轻轻的抚.摸着她的秀发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再也再也不要放手了,鸢儿,求你了,再给我一次机会,最后最后一次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余下的时间里,分离多年未曾好好说过话的小夫妻,竟然就这样一个清醒,一个昏迷的从天聊到地,从天亮聊到天黑,总之,想起什么就说什么,即使没有回应,卫玠也甘之如饴的享受着这段只有他们俩的幸福光阴。

    两天后的一天夜里,熟睡中的卫玠轻揽着灵鸢,嘴角挂着满足笑容的他,全然没有注意到那个已经昏迷了整整十一天的人,竟然在黑夜中缓缓的睁开眼,扑闪着那双灵动的大眼睛,缓缓的扭过了头。

    入眼的男人的俊脸,让她有了一瞬之间的闪神儿,也有些迷茫,似在奇怪,她和他什么时候以这样诡异的一面重逢了呢?

    “卫玠?”

    灵鸢沙哑着声音,轻轻的抬起手覆上男人略显粗糙的脸颊,眼底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卫玠醒来的时候,身边已经空无一人,失落与惶恐不安瞬间填满了他整颗心,连日来的美好静谧在这一刻俨然成了梦境,这样沉重的打击让卫玠的心在顷刻间就紧紧的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鸢儿,鸢儿,我的鸢儿,你怎么可以,怎么可以,再一次的抛下我?”

    灵鸢走了,是真的不告而别,卫玠在短暂的怔楞之后,立即起身追了出去,他不管她为什么不告而别,但他知道他一定要追上去,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个叫做莫无言的人,能被灵鸢这么豁出去的保下的人,一定有着她的原因,可惜的是,等他千辛万苦的跑到莫家时,却被告知灵鸢刚刚离开不过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,就意味着百里的差距,卫玠无奈,再度追击,就这样一个跑,一个追,没有特定的路线,只凭感觉走的卫玠,终于在半年后的天麓大陆有名的雪山之巅,等到了那位几乎与雪融为一体的雪地精灵。

    “鸢儿,真的是你吗鸢儿?我终于等到你了,终于找到你了,求你,求你不要离开,求你再也不要离开了好吗?”

    灵鸢手捧刚刚采摘的天山雪莲,像雪地里偶然出现的仙子一般,让人屏住呼吸的等待她的转身。

    雪白的狐裘和洁白无瑕的衣裙将她衬托的更加出尘灵动,厚厚的积雪将她的半截腿都埋在雪地里,可即便如此也不见她有丝毫的沉重与艰难,反而每迈出一步,就让人感觉行走在云端一样的飘逸若谪仙。

    卫玠一身黑衣黑袍,在白雪一片的世界里,显得那般的格格不入,可是他不在乎,他的眼里脑海里仅存的只有那个让他魂牵梦绕,牵肠挂肚多年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八年了,从遇到你,到现在,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年的时间,你从昔日心事重重的小小女娃,一步步成长到今天神秘八大陆的元女神,鸢儿,走累了,咱们就停下来歇歇脚,不要这样逼着自己不停的行走,不行的劳累,行吗?我心疼,我心疼你啊!”

    说到激动处,堂堂男子汉竟然落下了不知是心酸还是心疼的泪水,这让始终背着身的那个女人身体猛然间一颤,‘心疼你’,明明再简单不过的三个字,听在她的耳朵里,却比‘我爱你’还要让她心动,让她感动。

    多年来的委屈和辛苦在这一刻,似乎找到了发泄口,泪水,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滚落,迷糊了她的双眼,她试图仰头将泪水憋回去,可不想雪花不知何时从天而降,冰凉的触感让她的身体本能的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当雪花和泪水的痕迹让她的脸感觉到凉意的时候,不知何时,那个她始终逃避的男人,竟然站在了她的面前,温暖的手心悄然捧起她的脸,逼着她对上了他那张憔悴不堪,却依然不减风采的俊逸容颜。

    他的眼底写着赤果果的炙热和激动,他轻柔的拂去她眼角的泪水,柔声的看着她,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宝贝儿,别哭,从今往后,我就是你的肩膀,我就是你的腿,你想去哪里,我带你去,你累了我给你靠着,你想使性子了,我给你发泄,你打我骂我都可以,就是求求你,不要再离开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曾经是我对你不起,但你总要给我一个弥补过失的机会,我用我的后半生来弥补,好不好?下半辈子,我给你当牛做马,任劳任怨,我只求你,不要和我分开,我们生生世世,都要在一起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灵鸢清润夺目的眸子,就这么眨也不眨的盯着他,听着他一字一字的告白,看着他动情的哀嚎,终于,那张早就绷不住的绝色容颜上,闪过了一丝动容。

    时隔两年半之后,卫玠终于听到了她那宛如黄丽般清脆好听的动人嗓音。

    “好,从此天涯海角,你陪我。”

    “真,真的?鸢儿,你说的这是真的?”

    卫玠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,那毫不掩饰的紧张与惶恐,让灵鸢有些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“如假包换的心想事成,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灵鸢的脚尖轻轻一点,红.唇的香唇毫无预兆的堵上了某人抖个不停(给激动的)的性.感薄唇,她青涩的吻一下子就挑起了他的欲.望,紧接着,便化被动为主动,由于他的疯狂,灵鸢身子一软,两个人就这么浪漫的在不染纤尘的雪地里,滚做了一团……

    啊,此情此景,怎一个美字来形容。

    即使是在冰天雪地里,也这挡不住这对患难与共的情侣的激.情四射。

    “乖,快告诉我,那个莫无言到底是什么人?值得你那般大费周折的搭救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,只不过,他像极了记忆里的一个人(前世女主早逝的弟弟),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还以为,”

    “我灵鸢早在八年前就已经许配给你了,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般折腾我,难道是想考验我?”

    灵鸢嘴角轻轻的扬起:“只有经得起时间磋磨的爱情,才是真正的爱情,如果你连这个都坚持不了,那咱们还是趁早散伙的好,时间不是问题,重要的是,你能在茫茫人群中找到我,这就说明,咱们是有缘分的,所以,我愿意给你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卫玠,你可准备好了?你愿意娶我吗?无论是贫贱与富贵都会直到永远吗?”

    “傻瓜,我早就准备好了,我卫玠在此立誓,今生今世不负卿,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鬼,咱们要生生世世都要纠.缠在一起,鸢儿,我爱你,爱你爱到天长地久,爱你爱到天崩地也裂!”

    这是灵鸢第一次听他说如此肉麻的话,当即皱眉伸出手指堵住他的嘴,不想被他伸出的舌.头牢牢痴缠:“亲爱的,你呢?你可愿意为卫玠生儿育女,陪他天涯海角,相携一生?”

    灵鸢紧紧的攀上他的脖子,在他的唇上印下深情一吻:“亲爱的,我愿意为你生包子,愿意和你一起浪迹天涯,瞧,如此良辰美景,咱们的小弟妹是不是也到了坦诚相见的时候了?”

    卫玠一听如此暗示性极强的话语,哪里还能忍得住,立即化作恶狼,将灵鸢这只小白狐一点一点的吃干抹净,当一黑一白的两人火热的在雪地里打滚的时候,倏然没有注意到,空间里某三只不知何时漂浮在半空中,制造出来无数粉红色的泡泡,而它们却一边捂着眼睛,一边懒洋洋的趴在云朵上,文绉绉的念叨: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只叫人生死相许啊啊啊!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