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4、被人算计

    张东健担心自己要是再不折腾,只怕秦书凯提拔当了县委书记后,自己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了,于是要提前挑拨起民愤来,让秦书凯的诸多恶名先出来,当他成为别人的焦点时,难免有一些在秦书凯的工作中得罪的有心人,添油加醋配合着,就这样把秦书凯放在明处烧烤着,等到考察组下来的时候,形势对秦书凯必然不利。现在的张东健就像是一个快要被人抢走心爱玩具的孩子,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,他无力改变现实,却可以在玩具被抢走之前,先哭哭啼啼的向所有人抱怨对手对自己的无理欺负。

    秦岭振按照秦书凯的安排,一直在张东健身边潜伏着,这次秦书凯一回到红河县,他立即私底下向秦书凯汇报了张东健最近的动态。

    按照秦岭振的汇报,不仅张东健整天琢磨怎么败坏秦书凯的名声,县委组织部的部长也在其中起到相当有份量的推手作用,没有县委组织部长从旁协助,仅靠张东健一个人的力量,不可能把动静闹的那么大。

    秦书凯听了,心里着实火大,对于县委组织部长,他一直没对此人采取任何措施,主要是考虑不想过多树敌,尤其是这种狗奴才,只要主人没了骄横之气,估计这条狗自然也就偃旗息鼓,没想到他背后竟然不思悔改,愈加骄纵起来。

    瞧着站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的秦岭振,秦书凯轻轻的从鼻子里“哼”了一声,招呼秦岭振,先回自己的办公室去,张东健那边有什么新动静,立即向自己汇报。

    秦岭振点头哈腰的走了,自从上次被秦书凯整过一回后,秦岭振尽管心里恨不得立即把秦书凯给生吞活剥了,可他却再也没有那胆量跟秦书凯作对,眼下对他来说,自己的把柄在秦书凯的手里,此人又有黑道的势力协助,如果自己不听话,结局一定会很凄惨,与其鸡蛋跟石头碰,不如老老实实的先保住平安再说。

    说起来,张东健待他也不薄,最近一段时间还在提及有心帮他当宣传部长的事情,可秦岭振心里却清楚的很,张东健大势已去,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,即便是真的有心帮自己一把,也是有心无力了。

    听了秦岭振的汇报后,秦书凯心里盘算了一会,吩咐司机送自己去一趟市里,他要去跟市委组织部的钱部长好好聊聊,有些事情必须当面才能说的通透。秦书凯进钱部长的办公室时,钱部长正忙着,可一见秦书凯来了,赶紧放下手里诸多杂务,热情的招呼着。

    钱部长笑道,听说这次去台湾招商,金市长亲自点了你的将,怎么样?台湾之行,收获不小吧?

    尽管秦书凯心里清楚,钱部长绝对不可能知晓自己跟金市长已经有了私情,可听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,心里还是稍稍激荡了一下,假如知道这个女人被自己日了,很多人那不嫉妒死。

    秦书凯笑道,金市长带去台湾的招商团队一大圈人,处级干部就有十几个,她哪有空多看我一眼?你老钱要是去了,说不准金市长还能对你有特殊照顾,毕竟你也算是多金熟男,金市长那样年纪的女人,最喜欢里这种类型的,看着心里都感觉踏实。

    钱部长见秦书凯调侃自己,并不搵怒,又问他,我就知道兄弟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说吧,今天特意登门,到底有什么事情?

    秦书凯神秘的一笑说,老钱,大家可是多年的兄弟,也都是卢书记的兄弟,这次来可是帮助你,你可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了,我是特意为了你的事情来的,你却消遣我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情?你这话我是越听越糊涂了,我有什么事情,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见钱部长一脸疑惑的表情不像是在做戏,秦书凯转身瞧了一眼紧闭的办公室门,低声对钱部长说,老钱,你真就一点都不知情?可是有人已经在背后惦记你的位置了,听说下一次的干部调整中,唐小平可能计划要把你给动了,这个报告已经到了省里。

    钱部长脸上的表情当即凝滞了一般,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眼神瞧着秦书凯问道,狗日的,你这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?可靠吗?

    秦书凯扁嘴说,应该可靠吧,我是从省里打听来的消息,说话的人也是有一定位置的,这样的事情应该不会拿来开玩笑,估摸着是知道我们俩之间的关系,所以故意透露一下,也让你及早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钱部长又问道,知道准备调整我到什么位置吗?

    秦书凯无所谓的耸了一下肩膀说,唐小平既然想要把你的位置挪给别人做人情,你安排到哪里对他来说,应该就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了吧?依我看,你自己要是不提前运作的话,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位置。

    钱部长的脸色有些发白了,身在官场多年,又在组织部门当了这些年的领导,他心里是最清楚大鱼吃小鱼的规律,既然风声已经出来了,此时应该已经到了关键时刻,自己要是不争取努力一下的话,只怕就只能在唐小平的随便摆布下,随波逐流了。

    钱部长有些恨恨的口气说,狗日的,老子可是安心的做我的官,想不到唐小平想要把我当成一盘菜随便倒掉,他也太有些欺负人了,老子也不是随便被人欺侮的。

    秦书凯叹了口气说,谁说不是呢?我琢磨着,你也是从省里下来的干部,怎么着省里也该有些老关系,你要是不乐意走,现在找人想点办法,说不定还有希望。

    钱部长倒也不瞒着秦书凯,他愤恨的口气说,秦书凯,我这级别的干部,在省里充其量也就是领导身边一个高级拎包的,在底下才几年啊,这份福还没享够呢,傻子才想要被调整呢?

    秦书凯提醒说,兄弟,不是我说你,这时候说废话屁用没有,还不赶紧的联系一下用得着的老关系,需要打点的尽快打点,等到木已成舟的时候,就算你想要花钱,可能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钱部长听了这话,神情也紧张起来,他顺手拿起电话给省城的某老关系打了个电话,问询了一下关于自己的位置是否有风声说要调整的情况。

    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,老关系回答说,调整方案现在处于酝酿状态,普安市的领导人的确建议市委组织部长位置调换成其他人选,你要是心里有什么想法的时候,得抓紧时间才行。

    钱部长赶紧嘱咐老关系说,兄弟,你帮我先拖着,能拖延多长时间就拖延多长时间,我这到下头还没多长时间,工作刚熟悉就要被调整,这是哪家的规矩?

    老关系听出钱部长话里的不满情绪,赶紧应承说,行了,你的意思我明白了,你赶紧的吧,最迟明天,我这里方案得交给领导了,你自己抓紧点,该活动的活动不活动那就等着被调整吧。

    钱部长扔下电话后,立即起身,冲着秦书凯说,秦县长,我得赶紧去一趟省城,再不行动,恐怕就有些晚了,所以也就不陪你了,有什么事情我回来再说吧。

    秦书凯见钱部长着急的模样,一边起身一边随便的口气跟他说,一听说你钱部长要走了,我那红河县的组织部长也不把我放在眼里了,恐怕是听说了咱们之间的铁关系,这混蛋居然跟张东健混在一块在背地里对付我,说白了,还不是仗着唐小平做了市委书记,认为跟张东健混在一起,就有了靠山,可以不把我这个县长放在眼里了,你组织系统的干部啊,我可真是看透了,得空了,你可要帮兄弟我出出心里这口恶气才行。

    钱部长爽快的口气说,这是小事,跟我兄弟过不去,就是跟我过不去,等我忙完了这一遭,回头就过来狠狠的收拾那狗东西,让组织系统的干部知道,老子是不能得罪的。

    秦书凯伸手拍了一下钱部长的肩膀说,老钱,你赶紧先去省城活动吧,其他的事情回头腾出手来再慢慢收拾也不迟。

    顾不得跟秦书凯过份客套,钱部长急匆匆的抢先下楼,坐上自己的专车,忙乎去了。

    秦书凯心里有数,虾有虾路,蟹有蟹道,钱部长在普安市当了几年组织部长也不是白当的,在省城的老关系一直联系着,凭着手里这两年阔气了不少,又巴结上了省委组织部的几个说话有分量的领导,都是一个系统的干部,原本就有些偏重,再加上钱部长之前投入比较大,这次去拜访肯定不会手软,只要唐小平要帮忙的人底子不是过份的硬实,钱部长的位置必定能保住。

    保位置又不是要升官提拔,对领导来说,有时候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着钱部长的专车疾驰而去,秦书凯在心里暗说,等到钱部长回来的时候,只怕红河县的那个组织部长可就有好受的了,自己随便说几句话罢了,够这小子好好喝一壶的了。

    晚上,秦书凯给金市长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自从和金市长过了那一夜,秦书凯不时都在回忆着那美好的时刻。

    金市长其实也是同样的感受,于是就到了秦书凯的房间内,毕竟秦书凯现在的住处安全,只有秦书凯一个人。

    完事之后,秦书凯把金市长抱到浴室,在浴缸里鸳鸯戏水,这时金市长已经不像第一次那么羞涩了。

    都累了,相拥而眠,睡得不省人事。